當前位置:皇马vs里昂 > 工作研究 > 理論研究 > 正文

假設,朱鹮?

媒體:美麗陜西  作者:曹慶
專業號:朱鹮 2019/9/4 13:52:56

皇马vs里昂 www.hgyihb.com.cn 假 設——

                                         曹慶

“假設”,是根據實踐經驗和理論體驗,對所關注事件的發生發展規律或成因原因作出推測性論斷和假定性解釋。當站立在十字路口時,“假設”是一座燈塔,提醒著正確的航向;當行走在寬闊大道上時,“假設”是一盞明燈,照亮著正確的選擇。

朱鹮,鵜形目鹮科鹮亞科,又名紅鶴、朱鷺。朱鹮本是一名普通的鳥,歷史上曾經廣泛分布于東亞地區,而且數量眾多。1660年和1730年,日本八戶藩曾申請驅除危害稻田的朱鹮鳥群。上世紀中期以后,朱鹮數量急劇下降。1963年以后,俄羅斯一直沒有朱鹮記錄;1964年后,在中國甘肅采到過1只朱鹮標本后,直到1981年間,沒有朱鹮記錄;1979年以后,朝鮮半島再沒有朱鹮記錄。2003年10月10日,日本國內的朱鹮“阿金”死去,整個日本如喪考妣,因為日本血統的朱鹮徹底滅絕了。

研讀歷史,是為了知曉過去發生了什么,是為了借鑒當前的作為是否合理,是為了檢驗即將付諸的行動是否得體,是為了預測未來如何走向。如此,以“假設”為第一關鍵詞,以“幸運”為第二關鍵詞,假設過去能重來,假設當前存在即是恰當,那么,朱鹮的過去和未來將存在哪些可能?如果那些不希望的假設成真時,我們能坦然面對?

假設之一

假設,1981年時,中國科學家沒有在陜西省洋縣“最后的7只”朱鹮——

從1978年起,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中國朱鹮專題考察隊”沿著曾經有朱鹮分布的地區開始調查,在河北、河南、山西、安徽、江蘇等14個省份,大海撈針地尋找朱鹮,曾一度被認為在野外滅絕。1981年4月,調查隊來到陜西省洋縣,采用播放幻燈片的形式發動群眾提供線索。5月17日,農民何丑旦報告:“我前幾天還見過這種鳥!”

1981年5月21日傍晚時分,在僅有7戶人家的洋縣八里關鎮姚家溝,在從下邊往上數的第7棵大樹上,有1只成年朱鹮和3只嗷嗷待哺的毛茸茸的小朱鹮。就這樣,劉蔭增研究員一行發現了世界上僅存的7只野生朱鹮。

1981年5月23日,新華社公布了這一重大發現。

讓我們比較這一假設成立與否的后續可能。假設,劉蔭增研究員一行沒有不厭其煩地播放電影幻燈片,將會有兩種可能:

1.劉研究員下一次再來洋縣,“最后的7只”朱鹮變成了“最后的5只”朱鹮;

2.“最后的7只”朱鹮沒有堅持到劉研究員或者其他研究者到來,成為最后的紀念。

事實上,朱鹮長期存在于秦嶺南坡南麓的古籍文獻中和人們的口口相傳中,即是“紅鶴”。當得知“紅鶴”被稱作“東方寶石”時,洋縣人感恩自己常年與“寶石”幸福地共渡時光。幸運的是,“最后的7只”朱鹮被及時發現。事實上,即使在無出其右的嚴格?;ご朧┫?,長達十年中,朱鹮數量增長緩慢,“朱鹮滅絕”的陰影一直徘徊在洋縣上空。如果沒有及時發現和嚴格?;?,最后的朱鹮大概會成為無聲無息地自生自滅在秦嶺南麓,也許現代科技有可能發現“最后的7只”朱鹮謝幕后的遺跡。

朱鹮與日本皇室文化關系密切。朱鹮的重新發現改變了與野生朱鹮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們,包括被觸動,間接促進了一攬子的連鎖反應。幸運的是,最后的朱鹮野生種群被日本科學家重視之前,落后的社會產生力成為“東方寶石”的?;ど?,也成為?;ぷ勻簧低車氖越鶚?。

假設之二

假設,科學家發現“最后的7只”朱鹮后,國家沒有成立?;で醒細竦目蒲П;?mdash;—

發現野生朱鹮種群后,“怎么辦”才是考驗中國人智慧的關鍵。1983年, “朱鹮觀測站”成立;1988年,朱鹮?;すぷ韉玫焦手С?,中國政府林業部與日本政府環境廳訂立了《中日共同?;ぱ芯考捌淦芟⒌亍泛獻饗钅?;2001年,陜西省人民政府批準朱鹮自然?;で?,管轄面積375.49平方公里;2005年7月,經國務院辦批準成立陜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で?。

假設,在并不遙遠的1981年5月21日,劉蔭增先生沒有跋山涉水驗證何丑蛋先生所言,極可能沒有日后的朱鹮國家級自然?;で?,也就不能出現今日之“花開鹮鄉”美景。接下來的情景大概只有一種可能:朱鹮不大可能堅持到40年后的林業六大工程實施,極可能在的農耕歌謠和油鋸轟鳴中徹底消失。幸運的是,即便秦嶺處在熱火朝天的森工年代中,朱鹮?;で詒徊煞?、筑路、人工造林、農業耕作中依然高舉?;ご篤?,回想曾經對明天和未來進行的多種假設,“怎樣?;?rdquo;“?;な裁?rdquo;“朱鹮在哪里”等是外界的疑惑,也是?;で說囊苫?。幸運的是,時有朱鹮“找”上門來,親自上門“答疑解惑”,這種友好的工作模式,成為朱鹮?;な亂抵懈叱庇氳凸鵲男⌒∽鄣?。

更幸運的是,在全國形勢一片大好、改期開放剛剛拉開序幕之后,朱鹮華麗亮相,成為?;で亓胱勻簧低車謀;ど?。

假設之三

假設,2002年3月時,沒有在秦嶺北麓建立人工種群——

防止物種滅絕的手段之一是建立遷地種群,成功?;ひ桓鑫鎦值謀曛局皇且盎毆?。當洋縣境內朱鹮增長到一定數量,基本能使普通民眾“將心落回肚子里”時,科學家的心卻仍處于“七上八下”狀態,因為曾經廣泛分布的朱鹮仍分布于狹窄的陜南一隅。幸運的是,?;ぶ禧q的眼光并沒有局限于秦嶺南麓。2003年3日,國家林業局從洋縣調拔60只朱鹮至秦嶺北麓的周至縣樓觀臺,建立了首個朱鹮遷地人工種群。2007年以后,這個種群開始自然繁殖,并參與向其他地區野化放歸和科學研究活動提供朱鹮種鳥。

更幸運的是,2013年7月,我國首次在秦嶺以北實施朱鹮野外放歸實驗,在陜西省銅川市耀州區野化放飛了32只朱鹮。2014年4月30日和5月1日,2只秦嶺以北子一代小朱鹮出生,這標志著我國秦嶺以北恢復朱鹮野外種群成功,標志著野化放飛取得了重大突破。

2014年9月17日,在位于寶雞市千陽縣的千湖國家濕地公園內,30只經過野化訓練的朱鹮回到了大自然的懷抱。這是繼2013年在銅川成功放飛32只朱鹮之后,林業部門在秦嶺以北地區再度野化放飛朱鹮。至2018年,千陽朱鹮種群已經喜添了8只朱鹮寶寶。

有一則令“牧鹮人”津津樂道的佳話:2008年雪災,4只朱鹮從損毀的棚舍“逃逸”,至2017年,這4只“飛向自由”的鳥自我發展為10只朱鹮種群,與黑鸛、鸊鵜、白鷺等生活在黑河河灘地一帶,成為一段野外放歸的“幸運之星”。

假設之四

假設,2007年9月,國家林業局沒有在河南董寨建立朱鹮遷地?;ぜ耙盎毆檠芯炕?mdash;—

幸運的是,人類并沒有沉浸在“朱鹮種群數量穩中有升”中,?;ぶ禧q的“進行中”也沒有被局限在陜西。2007年9月,國家林業局在河南董寨建成陜西省外的首個朱鹮遷地?;ぜ耙盎毆檠芯炕?,朱鹮?;すぷ骷捌艫洗由攣鞔ハ蟶裰荽蟮?。據2014-2015年監測,董寨朱鹮種群共飛出雛鳥15只;至2018年8月,共放飛朱鹮68只。目前,先后在河南、浙江、四川、北京、上海建立了朱鹮異地種群,中國野生朱鹮數量達到2000多只,國內種群數量達到3000多只。“鹮飛神州”成功之后,為過去、眼前和日后的“比較”與“假設”鋪設著更廣闊的平臺。

從“最后7只”到鹮飛神州,朱鹮應該是地球生靈中的超級英雄,是自然界生命的奇跡“霍金”。在上世界重新發現朱鹮時,朱鹮在人們的眼中是否如一只歧路之羊?幸運的是,“最后7只”受到足夠重視,在“要朱鹮,還是要大米”的比較和假設下,人類選擇了?;ぷ勻簧低?,這是生態系統的幸運,也是人類的幸運。

假設之五

假設,朱鹮長此以往地生活在地球生物圈——

2016年6月1日,閻良男子馮某叔侄與臨潼男子郝某三人開車前往銅川耀州區,當車行至瑤玉村附近路段時,郝某發現的車前方飛過一只白色大鳥,不但體型龐大,而且羽毛顏色非常漂亮,三人覺得很是稀奇。此時,郝某再次發現路邊的電線上,站著一只和剛才看到的一模一樣的大鳥,于是立即就慫恿喜好玩彈弓的馮某將其打下來,并稱將大鳥打下來后,帶回去還能煮一鍋肉。馮某拿出隨身攜帶的彈弓連打兩下,將這只大鳥打落在地,當發現死去的鳥腳上的環志編碼,他們意識到這可能不是一只普通的大鳥,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

事態真的很嚴重,被科學放歸、GPS嚴密跟蹤的朱鹮意外死亡,使得一項縝密的科學研究前功盡棄,也為三位“彈孔男”帶來牢獄之災。

如果說數次經過關鍵“路口”時,我們付出了教訓,一定也汲取了借鑒,并神機妙算地選擇了螺旋式地上升;如果說人類在人類征服自然界的每一次勝利都必須受到大自然倍數的報復,那么,在以?;ど稚低徹討?,中國人寧愿選擇放棄對大自然的“征服”,而為更大范圍地?;ど鋃嘌遠卸?。幸運的是,習近平主席“兩山理論”引發自然?;と飼苛業墓裁?,成為自然?;でぷ魘鼻苛業謀呈?。

世人皆知中國為?;ぶ禧q物種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準確地說是中國人為了?;ご蟪叨鵲淖勻簧低車牧ㄐ?、協調性、完整性不斷努力,上演了掩護與開拓、暴力與挽救、驚駭與大膽的精彩紛呈,必將推動整體?;?、系統修復,進而實現生物多樣性?;さ鬧髦?。

在生態學者眼中,隔離物種與環境的關系、只?;ひ桓齬鋁⑽鎦質遣豢傷家櫚?。中國?;ぶ禧q的實踐,證實了大尺度的?;さ毓ぷ韉鬧匾院凸丶?。當付出足夠的努力,運用了科學的方法后,人類將能坦然面對朱鹮物種滅絕。

物種與生態系統,存在著千絲萬縷,假如地球生物圈有知能言,將會對每一個物種說:你在,挺你;你走,愛你!

有生之年,歧路恒多,如果存在“假設”的空間,我希望每一個生物都幸運地享受了生命歷程、貢獻了生態系統、目睹了子孫繁盛、抵達了壽終正寢。讓我們一起緬懷幾種物種的謝幕——

1964年6月25日,最后一只秦嶺虎被打死在佛坪縣東河臺村(在今觀音山國家級自然?;で冢?,標志老虎在秦嶺謝幕了——

2002年7月14日,在人工環境中生活22年185天的白鰭豚“淇淇”在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去世,標志白鰭豚物種徹底從地地球生物圈謝幕——

2019年1月1日,一只“享年”14歲、呼名為“喬治”的夏威夷金頂樹蝸死亡,很可能這個物種的最后一只在地球上謝幕——

2019年4月13日,一只雌性斑鱉在蘇州動物園去世后,目前該物種全球僅剩下 3 只雄性——

閱讀 356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ぬ趵?/a>》。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